精彩专题

窑洞情 李彪

时间:2018-01-04 点击:2221次



“楞三,上泥!”架板上的‘唐’吆喝着。唐和顺顺是方圆三五十里有名的箍窑匠,二人是老搭档。

“来啦!”楞三粗犷的嗓子一个吼叫,伴随着唐脚下的木头架板猛的一颤,一大铁锹泥巴“啪”的一声拍在了架板上,老牛拉稀般四处乱溅,唐的裤脚上稀稀拉拉点缀着七八个泥点子,还有的已经风干掉落,留下一片斑白。刚刚粘上去的泥巴像个臭虫一样巴在裤子上,泥巴周围的湿印子慢慢扩大,裤子颜色加深了些许。

 “日你妈的,你不能慢点?!”唐对着楞三喊了起来。

 “好好好,慢点,慢点!”楞三嬉皮笑脸的应承着,动作慢了下来。

......

1933年农业大丰收,三爷爷在自家院里箍了九孔新窑洞。自从院子里来了匠人动开工,四叔就乐翻了天。

在三爷爷半亩大的长条形院落里,笑声,吆喝声,骂声,吼叫声,三奶奶在临时搭起的锅灶拉风箱的吧嗒声......不绝于耳,热闹非凡。秋收刚过,天气已经凉了下来。匠人们的汗水濡湿了夹衫。楞三干脆把上衣脱掉,光膀子干了起来,瘦骨嶙峋的身影就像一个角斗士,与泥巴搏斗着。喜鹊在院门口大杨树上“凄恰 凄恰”叫个不停。老人们都说,喜鹊在一大早鸣叫,家里就会有喜事。院落正面规划的九孔新窑洞已经箍好了四孔,唐和顺顺站在木架板上,负责箍窑,楞三和五旦负责向架上传递泥巴和其他材料。院子里的一大堆黄土已经用去一半,黄土堆边上是和好的泥巴,泥巴里面夹杂着短截的稻草径杆和叶子,稻草杂乱无序,插在柔软的泥巴里,极不和谐。新箍的窑洞下方,整整齐齐的码垛着一排排“吉”。负责挑水的两个小伙子挑着木桶,穿梭于院落其中。一条半大黄狗没见过这阵势,吓得蜷缩在墙角紧张的盯着人们的一举一动,不时哼哼两声。四叔大概只有三四岁的样子,穿着开裆裤蹲在土堆上,尖尖的小屁股蛋子蹭在黄土上,一双小手挥来挥去,侍弄着身边那些属于自己的泥巴。三奶奶烧好了一大锅开水,舀在大碗里,三爷爷抽着旱烟锅,招呼着匠人们歇工喝水......

......

八十四年以后的2017年春节期间,我无事可做,一个人在已经废弃的旧村落转悠,看到那些破烂不堪的窑洞,突然心生悲凉。我的祖辈们就是在这样的房屋里居住了几十年,几百年,繁衍了一代又一代的子孙后代。如今,祖辈们早已不在人世,这些旧窑洞也已经完成她的历史使命,就像我的祖辈们一样,寿终正寝。悲凉之余又生好奇,作为一个搞建筑的技术人员,很想弄明白祖辈们是怎样把窑洞建造起来的。于是拿了尺子,去实量了窑洞的长宽高尺寸,又访问了村里的箍窑匠,再结合自己童年时期在窑洞里居住的经验,大概的弄清楚了窑洞的基本建造原理与程序。

窑洞的主体结构全部用粘土建成。前文提到的“吉”就是箍窑洞的主要材料,类似于现代建筑所用的机红砖,泥巴相当于现代建筑的砌筑砂浆。“吉”是一个板型构件,长约600~700mm,宽约300mm,厚约60mm,一块“吉”的重量约17kg。因窑洞的屋顶是拱形的,所以“吉”也是略带圆弧,可以想象一下,“吉”的形状就如一个西葫芦,纵向若干等分切开,把里面的瓤掏出来,然后再横向切片,一片一片的西葫芦就如一块一块的“吉”。制作“吉”的时候,先做好模型,然后和好泥巴,泥巴里面同样掺放一些稻草径杆,把泥巴装进模型里面,四角填满,表面初平即可,晾晒二十天左右,干透了就达到它的“设计强度”了。泥巴中掺放稻草径杆的作用和现代建筑混凝土中放置钢筋有着相似的道理,可以增加纯泥巴的抗拉、抗压、抗剪、抗弯、抗裂强度。

窑洞的基本尺寸为:净宽3000mm,净深5700mm,净高3000mm,内墙1500mm高以下为垂直土墙,1500mm高以上至3000mm高的部分为圆弧拱形屋顶。内外墙厚均为800mm,屋顶厚为700~800mm厚。这是窑洞的基本尺寸,可能有些地域的窑洞与此会有所差异。

窑洞的建造程序基本是这样的:横墙(隔墙)以及后墙是用粘土夯出来的。夯墙时两面各固定两块木板,每板高300mm,相当于混凝土结构施工的模板,中间用绳子对拉,模板外侧用木杆加固。粘土在夯墙之前需过滤,把大块的虑掉(并非用筛子过滤,而是用一个密齿耙搂出来,边翻土边搂),然后加水“饮土”,相当于给粘土喂水,水和土充分搅拌均匀,匠人们掌握含水量的标准竟然和现代建筑拌制灰土的标准是一样的,其口诀是:手握成团,落地开花。夯墙时两侧的两块木板向上轮流倒替翻模。打夯工具是一个木夯,由质地坚硬木料雕刻而成,或梨木,或桃木,或杏木,高约一米二三,底部大小以及形状都如成人脑袋。木夯上部有四个把手,打夯时二人各置两个,通过念口诀协调动作:嗨吆 夯吆,嗨吆 夯吆,或者:一二 嗨夯,一二 嗨夯。夯墙的密实度匠人们通过听落夯时的声音来感觉,每个夯点虚土时声音小,逐渐有了“嗵嗵”声响,到最后夯密实时的声音是“啪啪”的。

箍窑洞最关键的工序便是拱形屋顶的建造。其技术含量高,安全隐患大。因箍窑洞时屋顶下方不设支架,全部悬空,箍不好的话,还未及整个屋顶箍完,前面已经箍好的部分顶子就有可能塌下来。箍屋顶时先贴着后墙,在墙上抹上泥巴,再把“吉”平行于后墙立着贴上去,类似于砌砖中的立表砖。左右两侧同时从1500高的隔墙上开始贴,待到最后一块合拢。合拢后零星的“吉”就组成了一片整体的屋架,整体受力。整个窑顶就是由百十来片这样的屋架组成。之所以悬空的屋顶掉不下来,正是利用了拱形特殊的受力特点。贴第二片的时候与第一片接缝错开半个“吉”的长度。箍窑洞时边箍边退,同时窑洞外侧表面边退边抹泥,大约50mm厚,以便整个窑洞顶棚能够更好的形成一个整体,共同受力,同时也有部分防水的功能。箍好的窑洞顶棚毛毛糙糙,其光滑程度犹如房檐下面的燕子窝,有突出的泥巴,突出的稻草径杆,还有“吉”的边边角角,这时就需要进行内粉作业。第一道先抹泥巴初平,第二道泥巴加细沙找平。箍好的窑洞外侧波浪形上表面全部填土,先从波谷填起,填至波峰高度以后再统一填土400mm厚,设单向排水坡度,分层夯实。一方面提高隔热效果,二呢,防水。

与现代建筑相比较,由于材料性能的限制,土窑洞不能建造大跨度房屋,这个缺点对窑洞而言,是致命的,窑洞逐渐被放弃使用,也正是因为这个缺点。窑洞再一个缺点是抗震性能差。在19891018日的大阳地震中,村里大部分窑洞都成了危窑,普遍的问题都是前后墙与窑顶分离,部分窑洞倒塌。窑洞还有一个缺点便是客厅卧室厨房都在一个房间,这对于现代人是不能接受的。说起窑洞的优点,住过窑洞的人们第一个都会想到冬暖夏凉,确实不假,它的这个特点优于现代建筑好几倍。这个特点来自于窑洞800mm厚的墙体与屋顶。可想而知它的隔热效果有多棒!当然,建造窑洞时就地取材,造价低廉也是它的一个优点。

行文至此,关于箍窑洞的技术部分已经讲述完毕。当然,箍窑洞这项技术绝非以上三言两语便能陈述清楚,还有好多细枝末节并未提及。本文更加注重人文情怀,而非专业技术研究。故,下文不再探讨箍窑洞之方法。

与窑洞配套的床是土炕,土炕连着灶堂,所以土炕是热的,人就睡在上面。小的时候炕上铺着席子,就是那种用芦苇编制的席子,用久了总有断头露出,所以小时候屁股上,脚上没少扎刺。后来发明了地板革,铺在炕上,才舒服了。

窑洞在土炕范围的墙上要水泥砂浆罩面,大约800mm高的样子,水泥上面还要进行油漆。油漆并非单色,而是要画一些风景画,建筑物,河流,花草树木,亭台楼阁,汽车火车,励志词句等等等等,还要注明画作时间,老家把画这些画的人叫做“画匠”,他们是活跃在广大农村的画家。我有一个远房亲戚,人称“能人儿”,他会画墙,会算卦,会择日,会下厨,会木工,他是画家,是占卜师,是厨师,是木工技师,真的是一位能人。能人儿已经下世多年。

小的时候每到过年,母亲便要把窑洞粉刷一遍。弄一些白灰,兑水搅匀,用笤帚蘸上,把窑洞里面全部墙壁甩一遍,潮湿的泥土味道就是过年的味道。

过年的时候,母亲还要贴窗花。把旧的打满补丁的窗户纸撕掉,在或菱形或长方形的窗格子上贴上崭新的麻纸,麻纸上再贴上红色的剪纸,有时是一只鸟,有时是一个喜字,有时还会是一朵花。

现在,我和母亲坐在移民搬迁政府给盖的砖瓦房里,我们在过年。一年一年过的很快,母亲已经八十二岁,她老了。回想起我们住窑洞时候的光景,感慨万千。那时候院子里除了有窑洞,还有驴,有鸡,有狗,有猪,有猫,还有母亲来来去去喂养它们的身影,整天吵吵闹闹;现在,院子里平时除了母亲,再没有活物。我也只是过年的时候能够回来小住几天。生活本来是一条直线,在年这里拐了个弯,绕道而行,过了年之后,她将回到原来的轨迹,继续前行,一年又一年。我们已经回不到窑洞时代了,也不可能再回到那个时代。

过去的总是美好的。我们怀念过去的某一个人,某一件事,或者某一个物,或者是以上综合起来,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越怀念越伤感,越伤感越怀念。过去的已成历史,被新生活逐渐冲淡,渐渐模糊,然后慢慢的,变成一个个符号,永久的沉积在了内心的最深处......